随风逝去

战火纷飞的的爱情(2)下

背景为二战,只借鉴了时代背景,架空,架空,架空,有少量原创人物,ooc严重,不喜勿入
    “幸村,这是她寄放在本大爷这里的东西,”迹部把手边的带有连理枝的缀着珠宝的檀木盒拿在了手上,“她,好像知道会有这一天,一个月前就把它放在我这里。”
    迹部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幸村的面前,后面的警卫警惕的看着迹部,手放在枪上,只要有异动,就准备掏枪。忍足看着警卫的动作,也把右手放在口袋里,紧紧的握着什么。
     “幸村,”迹部把那个小巧玲珑的盒子放在了幸村的手里,向下轻轻的压了一下“这场灾难还有多久才会过去了?”迹部在幸村耳边轻轻地说,然后轻轻地吹了一口气。
    身后忍足的脸一下子就黑了,幸好迹部没有其他的动作了。
    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,仁王快步走到忍足面前把他左手上的画接了过来。“走了吗?幸村”
    “走吧。”幸村缓和了脸色,正准备离开时,“10月7日,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的婚礼,你会去的对吧。请帖应该已经送到了吧。”
    “不二也定下了,小景,你,还在等那个人?”说完,没等迹部反应,幸村就离开了。
    久久的死寂般的沉默,画廊经理察觉到一丝尴尬,悄悄地溜了,顺带的带上了门。
    “郁士,你不会真信了幸村的话了吧,这种无稽之谈你”
    “原本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迹部你不必在意这些。”说完忍足便下了楼。
     迹部重新坐在沙发上,手指轻点着。不一会儿,忍足又回来了,迹部走过去拍着忍足的肩,“本大爷可不能少了你。”就径直下了楼。
   

    第一次周考,数学,我多想走进你的心里。∏_∏

战火纷飞的爱情(2)上

背景为二战,架空,架空,架空,有少量原创人物,ooc严重,不喜勿入。
     “雅治,麻烦你了。”幸村满是歉意的对仁王说。
      “这种样子不是我以前认识的幸村精市,你到底在法国发生了什么?”仁王直直的看进幸村的眼里,试图寻找一个答案。
     “这个年代会改变很多人,我不过只是随着大流罢了。”幸村没有避开仁王的眼神,反而对视了回去。
     “你也会随着大流?”仁王结束了这个猜谜游戏,转过头看向了窗外。
      幸村也只好看向另一边,车内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气氛。眼看着画廊就要到了,仁王迅速的在幸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,幸村的有了一瞬的惊讶,刚想对仁王说些什么,车就在这时停下了,仁王在车停稳的一刹那就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    “幸村先生”画廊的负责人看到专车来了,马上出来迎接幸村,“上次您看中的那幅画,它的主人来了,听说您想买这副画想跟您亲自谈谈。”负责人一边迎着幸村往二楼去一边恭维着他。仁王也跟在幸村的后面,警卫队的人紧随其后。
     幸村来到了二楼,一打开门就看到了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坐在沙发上。
     “今天早上听闻了消息,请节哀”忍足率先开口,迹部的手在一个精美的盒子上轻轻敲打着。
     忍足继续说“这副画就送给和美小姐了。”
   打字太麻烦了,只有一点点发了,下次也会是星期日,高三党,请见谅
    

战火纷飞的爱情(1)补

背景为二战,架空,架空,架空(说三遍)有少量原创人物。ooc严重(不喜勿入)主真幸,有少量TF OA 82
    笠日
   “弦一郎,我去画廊了。”
   正在坐禅的真田缓缓地睁开眼“不是已经去过画廊了吗?”
   “我想给和美买一幅画,她喜欢的那幅画正式开卖了。也算了却她的一个心愿。”幸村看着真田,他仿佛苍老了许多。幸村心里有一些不忍,但是为了……
   “她的心愿可多了,她还想我们回国登记,现在去买船票?”
   “真田!”幸村哑然失笑,“就一会,没事的。我让仁王陪我去。”说完幸村吻了一下真田,不等他说话就离开了。
     真田看着幸村离开的背影,继续坐禅,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。精市,那个人千万不要是你。
     幸村走到门口看见仁王已经在那等着了。弦一郎,我会跟你坦白这一切,只是现在不行。

战火纷飞的爱情(1)

背景为二战,架空,架空,架空(说三遍)有少量原创人物。ooc严重(不喜勿入)主真幸,有少量TF OA 82
     谁也没想到,真田将军的妹妹真田和美会死在J 租界的烟花巷的后巷里。
     当警察局长柳生比吕士知道这个消息时,一失手将茶杯摔在地上。在他办公室里的小混混(伪)仁王雅治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子。只是红肿的嘴唇和凌乱的衣衫却……
    真田和美,怎么会死在这个时候?柳生在前往案发现场的路上满心的疑惑。
    终于到了现场,这里已经被警察清场了,只留了这里的老板和伙计准备询问。
    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
    一个巡捕回答:“死者真田和美,女,23岁,真田弦一郎将军的妹妹。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凌晨,从迹部家赴宴回来的路上,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这里,手袋被拿走了,左手小指被切下。”
     说着一个人将装有小指的托盘拿到柳生面前。柳生拿起小指端详了一下。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,将小指包好,重新放进了口袋。
    柳生观察尸体,后脑勺有明显的打击痕迹,衣服完好。脖子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。
   “报告”
   “说”
   “真田将军来了。”
    柳生整理好仪容,就向着巷子的出口走去。
    “将军”柳生在路边见到了真田,他在打量着这座花楼,幸村就站在他旁边向柳生点头示意。
    “柳生”真田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痛苦,“果然……”
     “她,没有遭受到痛苦。你  要去看看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去看看吧”幸村对着真田说。
      “嗯,早点回来。”然后就上了车,走了。
      幸村跟着柳生来到了现场,见到尸体后他闭上了眼睛。还是没躲过。
      “下午2点,我会让宪兵队来临走。”
      “好,只是……”柳生对着幸村欲言又止。
      “只是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你大病初愈,要注意身体。”
      “好”说完幸村就走了。
      走到刚刚停车的地方,打发走等在这里的司机,幸村向着反方向走到这条街与另一条街的岔路口初的一个茶铺里。向老板要了3两毛尖,才搭着黄包车回到将军府。

“you're part of a machine ,you are not a human being .”
颓废又有力量,像是在泥潭里的人在述说自已的往事。

声音很独特,有一种颓废美